快捷搜索:  as  test  asNqyMgNwDyVEr  as..()(.,,

然而90岁的老同志

  多年来,倚仗老年人特有的健康生活习惯,欺压我们的姥爷,立刻出来主持工作——

  另一个长期处于被压迫阶层的童鞋,我大表哥,果断站了出来,把话题的方向转向正在发生的疫情,他告诫我姥爷,“不要出去了”。

  然而90岁的老同志,还在用他既往的经验处理与我们之间的健康讨论,“我不在乎,年龄够了”。

  但是,这一次,他错判了形势,他不在乎的表态,立刻被我们扩大理解到“他也没打算戴口罩”。

  看到这句话,我觉得很亲切,毕竟有那么多次,我都不得不在微信群里,低下我罪恶的头,“我早点睡”,“我不点外卖”。

  虽然是个新号,但是这个号的作者,在首次试水中,就展现出了惊人的内容触觉和天赋。

  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的发送,就取得了了惊人的阅读10W➕,在看10W➕的骄人成绩。

  那篇题为《【不看后悔!】做这件事!积德积善!》的爆款文章,从头到尾,表达了这样的核心思想——佛教徒更要戴口罩。

  我甚至进一步深入思考,如果我另做个小号,发一篇《吃烧烤有利于遏制新型冠状病毒》,能不能恢复我的外卖自由?

  那天沈阳的确诊病例好像是两例,我们取消了在饭店订的年夜饭,一起去大姨家包饺子过年。

  那天是微博上各种消息最混乱的一天,晚上七点多,我下楼去烧纸。忽然很想哭。

  家庭群里,大舅发了一条消息,说是“每日财经观察”的记者王剑的讲话录音,让我们内部学习一下。大舅家的大表哥把一段油管上的视频发了进来。

  视频里的胖子说“北京所有发热门诊都已饱和,上海不出意外将在一周内失控”。

  晚上,小舅舅又在家庭群里发消息说,沈阳的翡翠城小区发现病例,现在小区已经被封闭。

  那天上午,我孤独地刷了两个马桶,在内心反复劝说自己,“我妈这么对我,绝不是对我怼了她两个兄弟的打击报复”。

  之前约好了那天要去姑姑家吃饭,虽然我很想取消,但姑姑每两年才从韩国回来一次,看我爸很想去,我就没好意思提出来。

  车开到她家小区外,保安大哥十分严肃地通知我“现在疫情防控,不是本小区的车已经不让开进小区里了”。

  回家刷了刷微博,发现小声BB抱怨催婚的荡然无存,大义凛然举报父母的倒是比比皆是。

  家庭群里忽然掀起了一股对湖北人的讨伐,因为一个患病的武汉人,溜达了本溪的大街小巷。

  二舅马上排队跟上“强行带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孩子离境,武汉父母在马来西亚被捕”。

  朋友圈里都在刷那篇《妈妈在武汉隔离病房去世》的文章,看完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  我没那么乐观,感觉像是前期的病患都得到了确诊,不好说拐点来了。当然,这也只是我这么一只科盲+医盲的感受。

  离开北京回沈阳那天,我在箱子里塞了200个口罩,开箱子就惹得我妈很不高兴“买这么多这玩意儿干啥”。

  最近几天我俩一起去菜市场买菜,我听见她跟认识的阿姨说“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啊,你看我这个口罩,她从北京带回来的”。

  家庭群里的发言依然很踊跃,但我明显感受到,家长们已经不再那么自信满满地,把他们得到的各路消息po到群里,他们在群里的转发语已经变更为“这是谁谁谁发的,真假未知,大家看看”。

  作为家庭群里的辟谣小能手,那一刻我很想说点儿什么向他辟谣,可我啥也没能说出来。

  这几天我觉得最好的消息,不是猜测拐点到来,是前天,武汉有一位87岁的,有较多基础病,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婆婆治愈出院了;是昨天,武汉首例78岁高龄重症患者出院。

  我知道,明后天,可能很多朋友要开始返回工作地了。想跟你们说,照顾好自己。

  我们在家庭群里辟谣,督促家长戴口罩,不让他们打麻将。这个时候,我们也要履行自己在家庭群曾经的承诺,早睡觉,少吃外卖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